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却是春梦一场
却是春梦一场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却是春梦一场 房间的外面是一片透亮,天空飘着几朵白云,冬季的阳光穿过窗棱,透过薄薄的窗纱照了进来。

  「千惠,过来!把我的脚舔乾净。」爱玛一边蹬掉凉鞋一边说着,听见爱玛命令的千惠光着身子快速地爬到爱
玛的跟前,爱玛将光脚ㄚ伸到千惠的脸旁,千惠不由自主地弯下头舔她的脚,千惠伸出她朱红色的小舌从脚跟一直
舔到五根脚趾,足足花了十五分钟千惠舔完她的脚,嘴中满是爱玛脚上微酸的汗迹和脚趾间粘粘的脚垢。

  这时爱玛用她右手食指和姆指上的尖锐指甲狠狠拽了一下千惠左乳上的奶头,「挺直背,我的奴隶!」她瞪着
千惠,命令道。她拨了拨她棕色的卷发,然后便开始脱衣服,慢慢地露出她那对丰满的奶子和深褐色的奶头,以及
纤细苗条的腰肢和一直藏在窄裙下的棕色倒三角州。

  「我忠实的奴隶,过来舔我,并且让我瞧瞧你最淫荡的姿势吧!」「是的,我的主人。」爱玛一手抓紧千惠的
一头黑色长发,同时叉开双腿,千惠跪直身,一只右手搭着爱玛修长的美腿,把脸凑到她阴户的位置,而另一只手
则不安份地抚弄着早已湿润的私处,挑逗自己缓缓挺起的阴蒂。千惠竭力伸长舌头往沿着爱玛的阴唇轻轻地上下搅
动舔着,并将她分泌出的淫汁一口口吞入。

  把舌头尽可能深地探入她的阴道,活像根鸡巴一样不停地插进缩出。

  一阵狂喘,爱玛按着千惠往她的阴部贴近,把胯部压到千惠脸上,「用力舔!

  骚娘们快来舔我的阴蒂!」千惠乖巧地用舌头在她阴蒂上一下下摩擦着,灵活的手指也在自己的肉屄里抽插扭
动,爱玛则扭着细腰把阴部更压向千惠,两人都已情欲高涨。

  此时千惠深埋在爱玛体内的舌头,随着在她阴道里的吸吮已经吸出数股浓郁的淫汁,忽然千惠感受到阵阵酸麻
的快感,原来是她插入自己肉洞的三根指头开把她弄上高潮了,慾火燎烧着千惠身体,但她不敢比主人抢先一步高
潮,於是更加疯狂地吸食爱玛的阴蒂,上下舔弄她的淫洞,发疯般的吞食她的阴蒂开始咬它,用牙齿左右摩擦它。
爱玛嘶声尖叫,猛扯千惠的头发,腰扭得更凶,用自己的阴部猛顶千惠的脸蛋。

  「啊……」伴着千惠浪吟的是一波波自小穴及指缝中喷射而出的爱液,同时爱玛也达到了高潮,伸手揉着自己
的淫洞,分开两腿将大量的淫汁往前喷出。

  黑夜中千惠猛然坐起,又是这种梦,她拉开棉被往下一摸,又湿了,丰沛的淫水渗透内裤一直湿到了睡袍,这
已经是这个礼拜的第三次了。独自走进浴室的千惠解开被淫水弄湿的睡袍,对着镜子细看自己光滑雪白的肌肤与玲
珑有致的身材,一点都不像是已经有个上高中女儿的妈妈。

  「老公被调到美国已经快半年,晚上真的好寂寞呀!说不定就是因为这样才老是做这种春梦,算了先去睡吧!」
看着镜中的自己,千惠自言自语道。

  「叮……叮……当……当……」闹钟响起,才刚再入梦乡的千惠直线反应地从床上跳起,还没来得及刷牙洗脸
便连忙冲到厨房做好早餐,然后到隔壁女儿的房间,「理音……起床了,已经七点了,快起床上学了。」「妈妈,
你太晚了啦!人家都已经弄好了!你这几天好奇怪喔!」千惠看着早已穿好制服正在整理书包的女儿,心中难免一
阵欣慰,但是在母女之情以外,千惠突然生出了犯罪的念头,不知道层层衣物之下理音的少女胴体是何般的绮丽黄
牛好春光,身高163CM 、三围89 59 90的理音和梦中的爱玛比起来哪个更俏媚三分?

  「妈,我去上课罗!桌上的早餐记得吃喔!」理音的话让一下子陷进胡思乱想的千惠清醒过来,这是自己的女
儿呀!我在想什麽!

  「慢慢走,小心呀!」千惠跟理音道别后,苦恼地抱着自己的头,痛责自己刚才怎麽会有这样的想法,然后一
个人走进饭厅,见到餐桌上的一份早餐,千惠有点惊疑,刚才自己怎麽这样胡涂居然只做了一份早餐。

 吃完早餐的千惠打开电视看今天有什麽新闻,「据法务省表示,上个月於鹿儿岛生科研究所发生的离奇爆炸已
确定证实为国际黑帮「豹女」所策划,该帮会成员卡丽儿仍在我国境内……」千惠迅速地用摇控将电视关掉,她喘
着气一边捧着脸,到底怎麽了?自己到底怎麽了?为什麽对自己所看见的每一个女孩子,都黄牛好会生起那些不乾
净的念头,想要扒下她们的衣服、想要看一下她的乳头是什麽颜色、阴毛呈什麽形状?从理音到播新闻的女主播以
及那个通缉犯卡丽儿。

  沮丧的千惠走进厨房想找瓶饮料喝,忽然眼前一黑,她感觉得到是一条黑布蒙住了她的双眼,同时她发现有一
只手伸到自己背后,将一条铁链缠在腰上,再绕到身后扣紧。

  「是谁?是谁?救命呀!」千惠一边叫喊一边伸手临空乱抓。

  「嘘!」那人制止道。那人将千惠的胳膊拉到身后,用铁链缠绕住再把两头在千惠身后扣在一起。「嘘!是我,
你这骚娘们的主人。」「你是爱玛?」千惠战战兢兢地问道。

  「不是我,还有谁会这麽爱你呢?」爱玛伸出了舌头在千惠的耳朵上舔弄一下。爱玛从背后抚摸着千惠的圆臀,
然后渐渐由后爱抚至前,左手往上从腋窝伸往胸前隔着外衣揉捏着她一双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则往下掀开裙子用
中食两指沿着内裤轻轻地划着千惠的私处,还不时轻捅她的阴道,并用自己的乳房蹭着千惠的后背。

  「嗯……别……别再摸,快把你的手拿开……嗯……喔……」「听听你的声音,好痴媚的呻吟啊!你很想要吧!」
很快地,爱玛就把手伸进千惠的衣服里将胸罩拨下,然后顺势把千惠的上衣整个拉起,露出了她白皙的乳房与淡咖
啡色的奶头,爱玛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捏住千惠翘立的乳头左右撮揉。

  「嗯……嗯……」千惠在爱玛的攻势下失去了抵抗的能力,阴部不一会儿就已经湿漉漉的了,「淫荡的骚娘们,
这点功夫就流出了那麽多的淫水,看来你还不是一般的淫!」「我……喔……我……没有……喔……没有……嗯…
…淫……荡……嗯……」在爱玛的挑逗下千惠有气无地地娇喘呻吟根本没法完整地说出一句话,爱玛转到千惠前方
趴下,把头埋入千惠的短裙里,先拉开内裤,然后双手放在千惠微颤的大腿根部按着私处,伸长舌头往她阴部的细
缝中舔去,滚热的爱液从千惠的小屄里不停流出,爱玛拨开千惠的阴唇张开嘴巴伸舌舔弄,不断地吸吮从阴道口溢
出的淫水。

  「讨……讨厌!不……不要……停……继续……继续……」这时爱玛忽然用舌头由上而下地像贴在私处一般从
阴蒂到屁眼用力地一直线舔了一下,突如其来的快感让千惠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慰,她嘲吹了!千惠深深地收缩起身
体,把爱玛的头紧紧地夹在两腿间,阴精如泄洪似地喷出来,腥黏的淫水喷得爱玛满脸。

  千惠醒了,她左右回顾一下,她是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一阵强烈的头痛猛然袭来,适才的艳事如幻似真,令
千惠一时间分不清现在的自己是身在梦中还是已回到现实。
【完】